快捷搜索:

哪怕是觉得这事儿不妥的人也只能是暂时眯着了

   所以众人也都是无奈,哪怕有人还是有意见,不想如此,但是迫于兀突骨的威慑力,他们也不得不同意,哪怕心里不同意,嘴上却也不敢说什么。
 
    “不错,我赞同国主所说!”
 
    “属下也同意!”
 
    ……
 
   
 
    兀突骨看着自己手下众人,还真是,他确实是满意的。而除了他之外,更满意的,那当属是孟获了。
 
    因为他知道,只要兀突骨一句话,他手下就不可能反驳什么。因为每次反驳的人,如果真就说出来特别有道理的话,那还算是好。可要是不然的话,那后果,就不用多说了。兀突骨这人,会给你机会,让你说明白,可你要是说服不了他,那么,呵呵……
 
    听到不少人都说了同意的话后,兀突骨则是对如此说道:“各位,此事不知道还有谁有意见,畅所欲言,只要说出来道理,我就听你的!”
 
    众人不少人在心里都直摇头,心说谁敢啊!这要真能说服得了国主你,那自然有人说,可要是没人有那本事,谁敢去做那出头鸟儿,那不等着挨打吗!
 
   
 
    所以没有人敢当那个出头鸟儿,如今就只能去当鸵鸟了,一个个的,哪怕是觉得这事儿不妥的人,也只能是暂时眯着了。是啊,谁不知道自己国主和这个孟获两人的关系,并且自己国主一看就知道,他是确定了,就要如此去做了,所以谁还敢去阻拦,不想活了?
 
    所以这个时候,众人是齐声道:“我等一切听从国主安排!”
 
    兀突骨笑着点了点头,心说自己当这个国主,这个权威,什么都没说的。这可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而是多年来,自己才有了如此的权威。可也不是说自己手下这些人就怕了自己了,是,他们也怕,可在关键的时候,也不是说谁都不敢去说什么。
 
    自己也说得清楚,不怕你说,就怕你不说,只要你讲出来道理,自己自然是不会去处罚于你,所以还有什么不敢说的。那么既然是说不出来,那么不就是说明了,这个决定,自己做出来的,那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好,既如此,后日便我变带着藤甲兵三万,步兵三万,向三江城银坑洞进发!你们中……与我一同前往,不得有误!”
 
    “是!”
 
    “是!属下谨遵国主之令!”
 
    “是!国主放心就是!属下……”
 
    兀突骨拍板儿之后,他直接就点了好几个手下的名儿,这是和他一起去三江城银坑洞的。而自己走了之后,还得有人留守在乌戈国,所以这些东西,他倒是都给安排明白了。
 
    孟获听完,是心里高兴,他心说,这自己兄长,如今倒是依旧是那么雷厉风行啊,这真是不服不行。这前些年自己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如此性格,到了如今,几年过去了,他却还是如此,一点儿都没变。
 
   
 
    确实,以前兀突骨就是这样儿,做事儿干脆利落,雷厉风行,绝对是快速,速度快得都没说。就像如今这个事儿,自己如果是和别人商谈,请人来帮兵,估计怎么也得谈一会儿吧,但是在这儿,就三五句话的事儿就都解决了。
 
    所以自己就知道,自己这个兄长,还真是,和以前是一点儿都没变啊,这做事儿还是以前那样儿,确实是挺好的。
 
    可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孟获倒是高兴了,可有人心里却是不爽了。但是碍于自己国主的威慑力,也不敢是怎么样儿。
 
 
第三三五章 乌戈国孟获求援(完)
 
    所以不敢对自己国主如何,但是孟获就变成倒霉孩子了。(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这个也没办法,毕竟这事儿说起来,还就是因他而起,所以个别人自然是把这个谁让算在了他的头上,他自然是让有些人觉得是“难辞其咎”啊!
 
    不过孟获倒是还不知道,毕竟有个别人虽说是瞪着他,不过那却是偷偷而已,并不是什么明目张胆的。这个倒不是说他们就怕了孟获,这事儿还真不是。毕竟在孟获有那么大势力和强大实力的时候,都不怕他,所以就更别说这个时候了。
 
    他们倒是不怕孟获什么,毕竟孟获就算是再强,可如今呢,什么都别说了。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他依旧是有那么大势力和强大的实力,可依旧不是什么人都会鸟儿他,会怕他,至少这些人,就绝对不会。
 
    毕竟孟获只是外人而已,并且他们三江城银坑洞距离乌戈国,还真是有段距离。
 
   
 
    那么就冲这么一点,还有什么怕他的。而且他怎么也不会来进攻乌戈国,别说他和自己国主那么深的交情了,就说其人也不傻,乌戈国是个什么情况,就他还不知道吗。如果说他真是认为他孟获真有那个本事,能破了己方的藤甲兵的话,那么他孟获尽管是放马过来吧,这己方还能怕了他不成?
 
    因此。要说孟获的手下,确实是怕他不假,可兀突骨的手下。可真就没有怕他孟获的。说起来他们看不上他,那倒是真的。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之前孟获也不至于是那么说了。并且他还不知道吗,这自己和他们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关系,人家有什么害怕自己的呢。
 
    结果这个时候,兀突骨一拍板儿后,孟获就倒霉了。他是被几个人给恨上了。有人干脆就认为,为了这个孟获,得罪大汉的一大霸主马超。那根本就是得不偿失。众人就算再自大,也没有认为他们能和整个大汉去抗衡,这事儿他们自然是明白,显然不可能行。
 
 
    马超凉州军各个击破的话,那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所以一想到这儿,有人就知道,这孟获是给己方带来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远了不说,就说最近的吧,这孟获在南蛮厉害不厉害,那都不用说了,说是实力最强,那并不为过。但是可如此厉害的人物,最后还不是被凉州军给追捕到了乌戈国来了?
 
    他孟获都落魄成了这样儿,这难道自己国主就一定能胜?是了,己方有藤甲兵,可这藤甲兵却也不都是万能的啊!如果真是那么厉害的话,真无不胜,那自己国主早就一统南蛮了,可是结果呢,都不用多说了。
 
    所以他们心里也担心,这马超凉州军要是不强的话,他们不至于如此,但是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谁都明白。但是想想也是,如果马超凉州军实力真就不济的话,孟获他也不至于是落魄成这样儿啊。
 
   
 
    而孟获听到了兀突骨要带着三万藤甲兵帮自己的时候,他微愣一下,然后是直接问道:“兄长,据小弟所知,这乌戈国不就只有三万藤甲兵吗?怎么如今却因为小弟的事儿,都要出马?”
 
    兀突骨闻言微微摇了摇头,“贤弟,你那所说可是几年前的老黄历了,哈哈哈!如今我们乌戈国的藤甲兵,就有五万多,所以为兄为你拉出去三万,那并不算什么!你就放心吧,只要咱们的藤甲兵出马,保证杀得凉州军是落花流水,而且不止是藤甲兵,为兄还要带着三万我乌戈国的勇士,所以你就放宽心,这银坑洞,该是你的,那就是你了!”
 
    孟获一听兀突骨的话,他倒真是放心了不少。毕竟他以为乌戈国就只有三万藤甲兵,结果人家告诉自己了,不是三万,如今却是五万,而且还多,所以……
 
   
 
    自己还担心个什么劲儿呢,这他马超凉州军会是乌戈国藤甲兵的对手,那纯粹是笑话,这藤甲兵要是那么容易就被破了的话,这乌戈国还能存在那么多年而屹立不倒吗?
 
    别看这地方距离南蛮的腹地,还是有很大距离的,这是一点儿都不错。可是仔细想想,乌戈国能存在这么些年,自己也不知道多久了,反正是有年头了吧。那么可以说,确实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南蛮是个天平的地方吗,当然不是,所以有些东西,其实可想而知了。
 
    “贤弟,马上为兄就摆宴,你可一定要吃好喝好!你这好不容易来我这儿一次,要是不招待好你的话,等弟妹知道了,为兄肯定是要被骂啊!”
 
    兀突骨和祝融夫人当然也是认识,虽说孟获没说祝融夫人还有孟优、带来他们的去向,但是凭借兀突骨对他的了解来说,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个贤弟不说,那么就说明几人是被生擒了。要不如果是出事儿的话,他肯定要说出来的。但是被生擒了,这么丢脸的事儿,自然……
 
   
 
    结果一听到兀突骨提到了自己夫人,孟获的表情确实是有些不太自然,不过他还是说道:“兄长盛情,小弟自然是不会推辞了,今夜咱们是不醉不归,可好?”
 
    兀突骨也看得出来火候,所以他是忙转移话题,“好,如此的话,咱们就不醉不归了!”
 
    然后他是赶紧吩咐人,去准备酒宴,毕竟天已经是黑了,这个时候正好是吃完饭的时候,那么孟获到来,兀突骨也不会去吝啬什么,兄弟多年未见,他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