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那么后果真是特别严重所以因为祝融夫人是个聪

 对方点头,“也好,也罢!其实此事是这样儿的,当时……”
 
    接着,这个年纪看起来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族老,便对祝融夫人三人简单讲了当初孟获对他们的命令。自然,这个事儿他也只是简单说了一下,并没有详细去说什么,但是即便如此,对于祝融夫人他们三人来说,其实已经就算是不少了。
 
    怎么说呢,毕竟之前有猜测,那却也只是猜测而已。但是如今呢,还真是,确确实实,是听到了当事人的话,这个就不用多说了,能确定很多东西,也能知道很多东西,不是吗。反正对于祝融夫人他们来说,自然是有用的。
 
    听了之后,祝融夫人是点了点头,心说,果然是,原来是这样儿。
 
   
 
    其实这个事儿真要说起来的话,还真是,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儿,说白了,只能说不大不小吧,也就是这样儿。
 
    因为当初孟获知道了三江城的寨门被木鹿大王给打开之后,凉州军全部进来了,他就已经预想到了,当夜可能要完。所以他最后是跟着自己一个心腹士卒说,让他带着自己的信物,去找银坑洞的三个族老,随便找一个就行。
 
    最后让其人转达,银坑洞被占,那么如果自己被擒,那么就收拢物资,去赎回自己。可自己要是逃走的话,那么一定要找机会,给马超凉州军点儿颜色看看,因为只有如此,自己的心里才能算是平衡一些,要不然的话,自己真是半点儿都不甘心。
 
    至于说具体要如何去做,他心里清楚,都不用自己去多说。只要三个族老看到自己的信物之后,士卒传达了自己的想法后,三个族老自然是有他们自己的主意。
 
   
 
    然后三个族老看到孟获的信物,和听了士卒的话后,他们果然是有了他们自己的一些主意。但是那个时候,孟获却还是没有惨败呢,所以他们还存在一点儿侥幸心理,可是等孟获彻底是败了后,他们就知道,自己这个蛮王,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这如今他果然是逃亡了,那么自己三人,就一定要去做他给自己三人交待的事儿才行。
 
    而且三人心里也都清楚,那便是,这己方银坑洞的人,那可真是,没有几个是真正服凉州军的。所以这个事儿,也真是要赶紧去做,如此的话,也算是有好处。但是更多的东西,他们却是没有想到。
 
    结果就在三老要实施的时候,这不祝融夫人他们就来了吗,于是就有了之前的那些东西。
 
    至于把这个谁让告诉了祝融夫人,这其实也是三人一致同意通过的。毕竟他们不认为这事儿有什么不能说的,哪怕这个地方如今还有凉州军的两个人,但是那又能如何呢?
 
   
 
    不是三老小看崔安和孟达,他们有人也认识是崔安,但是说句实在话,他们还真是,没有如何去惧怕其人。
 
    因为在看到了祝融夫人三人后,把他们带到竹楼来的时候,三老就有人暗中安排人手了,就是为了防崔安他们。
 
    当然了,那事儿是暗中的,自然祝融夫人他们三人是没有什么察觉。其实无非就是几个动作,几个暗使的眼神而已,可就这,他们三人其实已经是安排好了一切。
 
    这么说吧,如果崔安和孟达两人想用三人做人质,那么只要三人随便喊一声,或者直接打翻身前的桌案,那么己方埋伏在竹楼外的弓箭手,就一定会冲进竹楼,对里面的人是无差别射击。管你是什么族老,是什么夫人,是什么大将,都没用,反正都是人形靶子而已,就是如此。
 
   
 
    要说这三个族老,那还真是,都已经是豁出去了。反正对他们来说,用自己三人的老命,去换一个敌军大将的性命,还搭上一个敌军的将领,这个其实是值得的。
 
    虽说三人也都知道,最后就连祝融夫人,都可能要牺牲掉。但是这个事儿,却也是没有办法啊,至少他们心里清楚,这祝融夫人身为南蛮的夫人,这如今为了银坑洞的事儿,就算是身死,那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如果事情这要是到了那个地步,这也不是谁能去左右得了得了,反正你想如何,却不一定能如何啊。
 
    至于说崔安厉害,能躲开箭矢,这个三老也都清楚。但是他们的弓箭,可不是一般般的弓箭,那箭镞可都是用南蛮的特制毒药抹了多少遍的。这毒药说是见血封喉,那可真是一点儿都不为过啊。所以崔安他能躲开几支几十支,但是能躲得开所有的箭矢,他们可不相信。
 
   
 
    只要被一支箭给擦破点儿皮,他崔安都估计要丧失战斗力,所以还用多说吗。
 
    只是可惜啊,如此毒药,据说已经是失传了,他们三老也只有几百支那样儿的箭矢而已,多了也没了。
 
 
第三三八章 银坑洞得见三老(完)
 
    并且他们还知道,估计整个南蛮,也就只有自己三人这儿有这毒药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3wx-至于说其他的地方,肯定也都没有就是了。
 
    所以哪怕是孟获,他们都没舍得把这几百箭矢给他用,真心是舍不得,因为他们觉得这可能还有大用,结果今日,估计很可能就要用到了。
 
    不过说实在话,如果不到情非得已的时候,三老也肯定不会去和崔安他们撕破脸。至少在他们看来,这几百支箭矢,绝对是无价之宝,用好了的话,那却是能决定很多东西啊。可哪怕是崔安,他们都舍不得去用,在他们看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用的。可今日来此的是马超的话,可能他们就要用了,但是可惜啊。
 
    因此,他们可不怕崔安威胁他们什么,对三老来说,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根本就不算个什么事儿啊。
 
   
 
    至于说最后鱼死了,网破没破,这个他们没怀疑太多。毕竟在三老看来,自己三人有毒箭在手,还很是不怕太多的东西。如果真要是说起来的话,应该是马超他们怕自己,可真不是自己怕他们啊,不是吗。
 
    可是三老更加清楚,这几百支箭,那可是个消耗品。说白了,这用没了,那就再也没有了。不是箭矢没有了,而是真正的毒箭。就再也没有了。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你还拿着这些去威胁谁呢。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他们心里都明白。这箭矢更多的,可能还是要起一个威慑震慑的作用,至于说其他的,还真是起不了太多太大的作用。
 
    当然了,如果真要是不得不去动用这保底保命的东西的时候,三老也都明白,自己三人肯定要把这个东西说清楚。然后再去使用。毕竟人家都不知道是什么,你还怎么去威胁别人呢。这只有未知的危险,才是最为让敌人去头疼的。不是吗。
 
   
 
    但是能不用尽量还是不用,毕竟他们都清楚,这有了能威胁别人的存在,那才是最为重要的。至于说其他的。倒是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而且他们要不是迫不得已的话,也绝对不会和崔安他们来个鱼死网破,毕竟三老虽说年纪大了点儿,那是一点儿都没错,可天底下不怕死的,又能有几个人呢。还是那话啊,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不怕死的时候。
 
    三老肯定不是不怕死。可是如果真是把他们给逼到那种程度了,所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急了的话,那豁出去了,自己宁可死,也得拉着崔安和孟达下水,这是必然的东西。
 
    但是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所想的东西,几乎就是不可能实现了。因为在临行前,马超特意和崔安还有孟达两人说过,他告诉了崔安,只要看住了祝融夫人,那么就可以了。至于说孟达,马超倒是多说了几句,但是无非也是让他看住祝融夫人云云。
 
   
 
    那么其他的东西,马超还真是没有让两人去做。因为马超想的还是很清楚,那就是他确实是相信追融夫人,别看他让崔安两人看住其人,可这也不过就是防患于未然,是防人之心啊。但是真要说起来的话,他确实是相信祝融夫人的,知道只要她一出手,那么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而且主要马超也知道,凭借祝融夫人的聪明来说,她难道还不知道如今的形势吗。她哪怕是敢跑,能跑,但是结果是她能承受得了的吗。
 
    至少她要是真跑了,那么等崔安和孟达两人一回来和自己说了之后,自己知道了此事,那么后果真是特别严重。所以因为祝融夫人是个聪明人,因此她才不会去做那不智之事呢。如果真那么去做了,她也就不是那个祝融夫人了。
 
   
 
    马超很清楚,祝融夫人她非但不会去跑,反而还得是尽心尽力,去劝说银坑洞的三老,让他们妥协。<strong>80电子书wWw.80txt.com</strong>因为只有这样儿,那才是对他们最有好处的,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后果也是可想而知了。
 
    而在听了三老的话后,祝融夫人是再一次问道:“不知三老对此,有何打算?”
 
    那意思,你们是不是就要按照孟获之前所安排得那么做呢?在祝融夫人看来,她当然是不希望三老就按照孟获所安排的那么去做,毕竟就凭银坑洞那些人,能对抗马超凉州军?那纯粹是白日做梦,那就是个笑话!但是祝融夫人肯定不会这么去说,毕竟还得给三老留点儿面子,哪怕这竹楼中,如今只有他们六个人,但是崔安和孟达,三老看来,那就是外人啊!
 
    而这次既不是三老中间的那个说话,也不是三老中看着年纪最小的那个,而是第三个,也是三老中唯一的一个女族老说话了。这南蛮和汉人确实是不同,至少女子也一样儿是能当族老之类的,那都没有什么问题。
 
   
 
    此时就听她对祝融夫人说道:“我们本来是打算今夜便行动,不过既然你们来此谈判。那么咱们不如好好谈一谈,看看有什么需要商谈的,然后再说。如何?”
 
    祝融夫人一听,心说有门,其实想想也是,既然他们已经和自己开始谈判了,难道就不是说明了,他们也想听听自己的想法吗,所以……
 
    她是直接向三人问道:“不知三位族老可否知晓。这马超凉州军,到底是有多强的实力?”
 
    这,一听祝融夫人这话。三人是微愣了一下。心说这马超凉州军到底是有多强的实力,这个自己三个人能知道吗。不过他们也想了一下,这祝融夫人问了这么一句,那不就是说明。这马超凉州军的实力非常吗。要不还用如此说?
 
    他们之前也真是没想过太多凉州军实力如何的事儿,可以说算是直接忽略了,也都差不多。但是如今听了祝融夫人所问,他们算是真正去考虑了,凉州军到底是有多强的实力。
 
   
 
    看着三人的表情,祝融夫人就知道,这三老如今才真正去正视马超凉州军的强大,不过他们对凉州军的了解。终究是有限,所以自己还得加几把火儿才行啊!
 
    于是她便再次对三人说道:“马超凉州军纵横天人联合在一起都没能打过马超,所以……”
 
   
 
    “所以三人派使者来银坑洞找孟获求援来了,是也不是?”
 
    这话依旧是女族老所说,她确实也知道一点儿,孟获是为什么出兵。反正表面上,确实是这样儿,因为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给了孟获不少好处,然后又许诺给他这个那个,所以他就带兵去了。但是实际到底是因为什么,其实也只有孟获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他却是谁都没告诉谁罢了。
 
    因此在其他人看来,孟获出兵,那就是因为曹操他们派来的使者,给了他好处,然后他答应对付马超凉州军,这才有了这些。
 
    对于被打断了自己的话,祝融夫人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她在三老面前,还不在乎这个。所以听了女族老的话后,她倒是不住点头,“不错,正是如此!”
 
   
 
    三个族老一听,他们心说,这马超凉州军果然强悍啊,这曹操曹孟德的兖州军加上孙策孙伯符的江东军还有个刘玄德的军队,他们加在一起,也不是凉州军的对手,所以这才……
 
    他们就是如此认为,是觉得曹操三人合兵一处,也不是马超凉州军的对手,之后没有办法了,然后才去找外援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