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知他兀突骨来自己的银坑洞那么自己肯定也得召

对于乌戈国那么一个地方,要说他们没有好奇,那不可能。他们不但是好奇,更是对乌戈国有很大的好奇,所以他们心里除了兴奋之外,也想着能好好去看看,这个乌戈国到底是什么样儿的。
 
    于是就这样儿,倒是他们离开家,银坑洞被凉州军所占据后的伤感,倒是少了很多。因为士卒绝大多数如今所想的可不是这个,而是赶紧去乌戈国,去……
 
    众人是一路奔向了东南,直接去往的乌戈国。士卒几乎都不认识路,但是有孟获这么个明白人,所以是都不用愁往哪走了。
 
   
 
    孟获他们是走了几日,最后才顺利到达了乌戈国。
 
    没办法,有战马的,那倒是好了,可几乎所有步行的士卒,哪怕是急行军,可架不住他们实在是劳累啊。刚开始的时候,那倒是还可以,但是时日久了,根本就抵挡不住。并且众人也发现了,干粮根本就不够了。这在这个时候,真是很大的问题。毕竟没有水的话,这野外就有水,是能找到的。
 
    可是没有吃的了,众人再去找,就这是要费些劲了。士卒也抓到了一些飞禽走兽,不过可真是费劲了,毕竟他们饿的都没有什么太多的体力,最后也真是,不说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可也确实是差不多了,然后才算是有口吃的。所以几日下来,确实是苦了这些士卒,而且最后士卒也是越聚越多,负担当然是越来越大,到了乌戈国的时候,都有三千多人马了。
 
    可即便是如此,孟获却还是嫌少呢,毕竟自己人多才说明自己的实力强啊。
 
   
 
    孟获的到来,还真是让乌戈国的人惊讶了一下。当听说有三千多人奔向了乌戈国的时候,有人就坐不住了。不过当看到是孟获的时候,确实是松了口气。
 
    没有去制止孟获什么,有人在孟获对面,是直接笑道:“这不是银坑洞洞主,孟获大王吗,不知道大王今日来此,还带着几千人马,是有何贵干啊?”
 
    孟获一听,他还真就认识来人,因为对方可是兀突骨手下的一个大将,没想到在这儿却是第一个碰见了对方。虽说孟获不喜欢此人,可如今自己是有求于人,所以他不可能不对兀突骨的手下客气一些。毕竟自己被马超凉州军一扫一过,如今可就只收拢了这么三千多人马啊。这还拿什么让兀突骨的手下高看自己一眼?
 
    别说是如今了,就说以前自己那样儿,也没看过他们怎么高看了自己,所以这……
 
    孟获心里清楚,在南蛮地界,就讲求实力的地方,你没势力没实力,谁还能看得起你!
 
    所以就只听他说道:“今我孟获受汉人带兵袭扰,已经丢失了三江城和银坑洞,所以此次是特来找兀突骨兄,请求他帮忙!”
 
    对面的人一听,是睁大了眼睛,就那么看着孟获,心说,乖乖,这居然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孟获的三江城银坑洞都丢了,让人家马超凉州军给抢了!
 
    他当然没认为孟获是说假话骗他,因为这个事儿,第一,对方没有必要骗他什么,而且第二,也是最为重要的,有几个人不知道孟获他是把自己的银坑洞看得是异常重要,所以几乎是了解一些的人可都明白,就算孟获真说假话要骗人的话,他也绝对不会那么去说就是了。[热门小说网ReMenxs.Com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
 
    所以稍微一想,便是可想而知,三江城的银坑洞,丢了!
 
    乌戈国的人自然也是知道,孟获带兵在禺同山和马超凉州军对战,之后败了,然后马超带着他的人马是一直追到了三江城。至于说其他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孟获他如今是新败,刚刚大败,所以其他南蛮部落的探马有些还没来得及回去禀报给自己的首领,而乌戈国的自然也是还没回来呢。其他人还不清楚,这乌戈国的探马,兀突骨是特意交待了,一定要查探清楚才能回来,要不然的话。就别回来了。
 
    所以哪怕孟获他们的速度其实并不如探马的速度,但是孟获他们倒是先到了,可乌戈国的探马呢。却是还在后面呢。以致于如今三江城银坑洞的具体情况,乌戈国这边儿的人,还一个都不知道呢。所以孟获对面的人一听他所说,确实是惊讶不小。
 
    这个就难怪了,因为虽说马超凉州军也算是名声在外,至少乌戈国上到乌戈国国主兀突骨,下到各个将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Qiushu.cC]还真是,没有没听说过马超和凉州军的。其实就连曹操他们,也是。这些人都听说过,他们虽说没有对中原战事特别特别感兴趣,不过该知道的,肯定都知道。
 
    所以连曹操、孙策和刘备。他们都知道。那就更别说是早已占据了益州的马超了。
 
   
 
    至于说凉州军,在大汉地界号称是最强悍的人马,这个他们当然更不会不知道。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认为马超凉州军最后能打败孟获银坑洞的人马,直接是把孟获给赶出了银坑洞,这个绝对是超强实力。
 
    至少孟获对面的这位就知道,己方乌戈国的人马,真要是和孟获银坑洞死拼的话。是,最后也能胜利。可那绝对是惨胜啊。不过如今来看,这孟获就带着几千人来,那么是不是说明,马超凉州军胜了他们,并不是什么惨胜呢,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啊!
 
    孟获也不知道对方此时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可是他却不认为对方不让自己去见兀突骨,毕竟自己和兀突骨什么关系,对方是很清楚的,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那么既然都知道,他自然不会去做什么不智之事,所以……
 
   
 
    此时就听其人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蛮王却是被马超所乘,如今这是来找我家国主来帮忙!既然如此的话,蛮王还请稍微,早已有人去禀报我家国主,想来他马上便会到来!”
 
    孟获一听,是不住点头,这也算是在他的所料之中。他也知道,这自己带兵前来,不可能没有人去禀报给兀突骨所知,所以自己还得等一会儿,然后才能看到兀突骨。
 
    至于说其人不会来,那根本就不可能。孟获就有这么个自信,不是他自大自狂,就说凭借自己和兀突骨的关系,他就肯定要带着他手下和士卒来迎接自己!至于说如今没来,那不过是刚知道,还在准备中。
 
    这他就和自己一样儿,如果是自己得知他兀突骨来自己的银坑洞,那么自己肯定也得召集自己的属下,然后一起去迎接其人,所以他要是来自己地盘那儿,自己会如此,同样儿,自己来他这儿,他也一样儿是如此!
 
   
 
    别的孟获还真不敢多说,可是这个事儿,他知道,一定是没有问题。
 
    所以他对对面的人说道:“如此也好,本王在此等着兀突骨兄来!”
 
    虽说是落魄得不行,可是孟获还是自称本王,虽说对面乌戈国的将领是鄙视他,但是说就凭其人和自己国主的关系,就不是自己能说什么的。
 
    还别说,兀突骨这个国主,在乌戈国,那绝对是说一不二,就和孟获在银坑洞的地位,其实也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甚至比其人更厉害,这点也真是不错。所以他的手下在兀突骨面前,也真是老实得不行。至于说背后,那想什么说什么,就不知道了。反正肯定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是必然的。
 
    对面的人也点了点头,“也好,蛮王如此,倒是没让我难做啊!”
 
    孟获一笑,没再多说。虽说他并不怕兀突骨手下的人,但是多少也不能交恶就是了。
 
   
 
    因为确实是那个,小鬼难过啊,而且孟获心里也清楚,表面上他们在兀突骨面前,确实是老实不假,而且表面上和自己也说得过去。但是说句实在话,背后是什么样儿,有些人如何,自己也是知道一些的,毕竟自己可不是第一次来乌戈国了,所以……
 
    因此孟获就知道,有些人还是不得罪来得好,要不然的话,表面儿上确实是没有什么,都说得过去啊,可是背后真就可能给你使绊子,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偷偷给你一刀,这事儿在乌戈国也不是没发生过,只是对象不是自己罢了。
 
    至于说自己那个好友挚友兀突骨,他是行,强人一个,他手下在他面前都老实,可是自己却不是他兀突骨,自己不过就是个外来的人,所以也真是,确实是,能不得罪他手下的那些人,就别去得罪才好。
 
    自己自认为以前也没得罪过,但是难免有个别人看自己不顺眼。  
 
    所以以前自己都小心谨慎,不得不去多注意,这如今自己落魄了,那更得是眯着点儿,忍受更多了,要不然的话,根本就不行。
 
    这汉人的话是不错,什么叫“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其实如今自己,也是这么回事儿。到了人家地盘这儿,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要不然的话,还想如何呢。
 
    反正孟获想法挺好,只要最后兀突骨带兵跟着自己回银坑洞,那么基本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当时候只要他的藤甲兵一出手,那么肯定是要大胜。不说给马超凉州军杀得是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吧,也真是要差不多,至少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没有真正见识过乌戈国藤甲兵的人,估计永远也想象不到,怎么天底下还有这么强悍的藤甲,居然是刀枪不入!真是如此,因为和兀突骨的关系非常,所以孟获他曾经就见识过乌戈国的藤甲兵,所以他知道,对于那些传言,还真是没错,没有夸大,甚至还少说了。
 
    有些东西真就是如此,你不服不行。就拿这个藤甲兵来说吧,在很久以前,孟获听到传言的时候,他也不是那么相信的,什么刀枪不入,能抵挡所有的攻击,这事儿在他看来,绝对就是汉人所说的什么三人成虎,假的都不行了。
 
    他倒不是说一点儿都不相信,
    之后自己和兀突骨说了,自己这如今果然是大开眼界,以前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天底下果然是有如此神奇的藤甲,刀枪不入,果然强悍!
 
   
 
    而兀突骨呢,他自然是得意非常,因为这个是他乌戈国最为得意的事儿,便是出产一种特殊的藤甲,不止是韧性足够,而且是结实异常,并且最后经过了秘法的制作,果然是能做到刀枪不入,这也是乌戈国的不传之秘,只有极其少数的几个人才知道藤甲的制作方法,别人都不知道。而作为乌戈国的国主,自然是制作藤甲的大师了。
 
    不过哪怕和孟获的关系好,兀突骨当时也没有和孟获说过,虽说藤甲确实是能做到刀枪不入,一般般士卒的力量。是不足以对藤甲兵产生什么大威胁的,这个真是一点儿不假。但是唯独有一个特别大得缺憾,那便是藤甲怕火。真就是一烧就着,自己是清楚着呢。所以知道,不能碰和火有关的东西,要不然的话,真就要火烧藤甲兵了。
 
    可是这个事儿,显然兀突骨他也没和孟获说过,不是说他不相信孟获,至少他知道,就算孟获想到了这个。[www.qiushu.cc 超多好看小说]他也不会对自己如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